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官方微信

快乐集邮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30 人签到
查看: 1694|回复: 0

钱币上的巴克特里亚“新国王”安条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7-12-23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  作者:曾晨宇  距今约2000年前的阿富汗与北巴基斯坦地区,曾出现过一个重要的希腊化王国,史称巴克特里亚王国,古人则称之为“廪充财盈的千城之国”。古罗马地理学家、历史学家斯特拉波称:“除油以外,巴克特里亚几乎出产所有作物”。如此富庶的国度也曾在中亚乃至世界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该国缘起于亚历山大大帝东征,他将巴克特里亚囊括进了希腊世界。随后,该地成为了塞琉古帝国的总督区。在公元前3世纪中叶,总督迪奥多图斯趁塞琉古帝国忙于与埃及作战时,趁乱踞省独立。自此,巴克特里亚便作为独立的政治、军事力量出现在历史舞台之上。公元前2世纪末期,该国不断对外扩张,不仅重新攻占了曾被月护王侵蚀的兴都库什山南麓的领土,而且大举入侵印度,攻占了信德、犍陀罗、旁遮普等地,甚至一度兵临中央邦。自此,印度西北部地区也纳入了希腊世界的范围之内。该国最大的贡献,是将希腊艺术带入了印度地区。希腊文化遂与印度艺术逐渐地融合,在印度—希腊诸国与贵霜帝国的统治之下,正式形成了著名的“犍陀罗艺术”。并通过佛教的传播路线,将希腊、印度艺术基因传入西域、中原、朝鲜、越南、日本,对东亚文明艺术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虽然巴克特里亚王国在中亚历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然而,直接记载该国历史的文献却流传极少。该国的大部分史料多已散佚,目前所见者,多是西方古典学者偶而言之之语,或是印度宗教文献的只言片语。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该国距离地中海地区过于遥远,信息西传的难度较大,另一方面,系掌握着印度文化的婆罗门阶层只专注于宗教哲学,对历史记载则关注甚少。再有,便是强盛一时的巴克特里亚曾一度陷入国家分裂,最终遭受到外族入侵,致使希腊人再也未能再次收复整个巴克特里亚地区,泰西诸国再也未能闻听到来自印度—希腊诸国的任何消息。他们遂从西方历史典籍上“消音”了。承载该国历史的资料,除有限的文献、铭文外,主要是他们发行的各式钱币。
  自19世纪中叶起,中亚地区陆续出土了大量巴克特里亚钱币,这些钱币成为重建巴克特里亚王国历史的重要资料。西方学者开始使用钱币资料,力图重建该国失传已久的历史。其中,学者们对开国王朝——迪奥多图斯王朝的历史研究尤为关注。根据钱币出土信息,迪奥多图斯王朝的钱币多以手持雷霆枪的宙斯立像为背面图案。然而,学者们发现,一位名为安条克的国王也使用过该式背面图案。
  由于记载巴克特里亚的历史文字中并未出现安条克,该安条克曾一度被认为是安条克三世东征时,塞琉古大军于帕提亚所铸的钱币。但十九世纪英国东方学学家威尔逊(H.H。 Wilson)认为,此式“安条克”钱币的文、幕之图与先前出土的迪奥多图斯钱币极为相似。在安条克钱币于19世纪出土后,威尔逊便提出,巴克特里亚的“安条克”钱币应是指塞琉古帝国的安条克二世。该式钱币乃是迪奥多图斯在担任巴克特里亚总督时发行的。威尔逊以为,迪奥多图斯更换了钱币的王面与幕文,将本人的头像与徽纹放在了钱币之上,但保留了安条克二世的名号。
  威尔逊所提出的推论,与古典文献中记载迪奥多图斯的建国史相去甚远。根据查士丁的记载,总督迪奥多图斯是趁塞琉古帝国忙于与埃及作战时,趁乱宣布独立。但威尔逊的钱币研究却显示:巴克特里亚的独立进程并非一蹴而就,乃是采用“渐进式独立”之法。即首先发行了镌有总督本人的徽章与王面的钱币,然其铭文仍是安条克二世之名讳,表明总督依然效忠于塞琉古皇室。随后,其子迪奥多图斯二世便换下了塞琉古君主的名讳,将自己的王号镌刻在钱币之上。巴克特里亚“两段渐进式独立”说自此形成。不仅如此,学者也将阿加托克里斯所发行的安条克大统币定义为该王为纪念塞琉古帝国安条克二世所铸造的纪念币,以此来印证两段“渐进式独立之说”。该说一度为学术界广为接受。

  然而,不断发现的钱币学证据显示,镌有安条克铭文的钱币与镌有迪奥多图斯铭文的钱币虽偶见共模现象,但根据模具损坏程度判定,安条克钱币的出现时间应晚于迪奥多图斯钱币。这一证据的出现,引起了西方学者们的注意,这表明“渐进式独立之说”可能并不成立。
  2010年,瑞典学者简斯·捷科布森(Jens Jakobsson)提出,先前被认为是迪奥多图斯以安条克二世之名所发行的钱币,应是史书失载的巴克特里亚国王所铸。并假设,迪奥多图斯王朝共有三代国王,其末代国王应是史籍所失载的安条克。他最有力的证据,便是巴克特里亚晚期国王阿加托克里斯发行的大统币铭文。大统币铭文显示,安条克的徽号是襄武大君(ΝΙΚΑΤΟΡΟΣ),而塞琉古安条克二世的徽号则是神君(θΕΟΥ)。表明此安条克非彼安条克。即便阿加托克里斯欲纪念安条克二世,为何安条克不铸造纪念塞琉古一世、安条克一世的钱币?而且,如果“神君安条克二世”的钱币为迪奥多图斯一世发行,铸造厂工匠为何还要自寻烦恼,雕刻两批属于同一人的钱币模具。

  另外,笔者发现,巴克特里亚的安条克金币与迪奥多图斯金币多有模具组合现象,而根据模具磨损的变化显示,安条克的金币应晚于迪奥多图斯的金币。另外,最有力的证据显示,推翻迪奥多图斯王朝的君主欧提德莫斯一世曾发行过一批金币,他使用的正面模具恰是前朝安条克王的模具。根据模具损毁程度,也显示欧提德莫斯一世系安条克王的继任者,这表明安条克王的存在时间是在迪奥多图斯二世与欧提德莫斯一世之间。而波里比乌斯曾明确记载,欧提德莫斯在与安条克三世的使者辩论时自称“他(欧提德莫斯)本人并非乱臣贼子,他是在推翻了首乱者之嗣后,方正大位”。这里的首乱者系据省叛乱的迪奥多图斯,而这组金币表明,欧提德莫斯所推翻的首乱者之嗣系安条克王,而非迪奥多图斯二世。另外,阿富汗最新出土了一批窖藏,其中包含着塞琉古安条克一世、迪奥多图斯一世和迪奥多图斯二世的钱币,其间并未出现安条克王的钱币。这不仅表明该窖藏的入土时间应在巴克特里亚王国独立后不久,也表明在该窖藏入土之际,安条克王尚未登基即位,伊系迪奥多图斯二世的继任者。上述钱币学的证据表明,由威尔逊所创立的“渐进式独立之说”系对钱币信息的误读。巴克特里亚开国王朝应有三位国王,即迪奥多图斯一世、迪奥多图斯二世和安条克王。

  现存的巴克特里亚金币显示,巴克特里亚的安条克王金币存世量极大。而根据古希腊世界的传统,金币乃紧急情况下才发行的钱币。比如,雅典在洋河之败后,曾紧急发行了一批金币;阿伯代拉在公元前375年遭遇色雷斯部落伏击、城邦危在旦夕之时,也紧急发行了一批金币以为应急。由此反观,自迪奥多图斯二世末期,巴克特里亚王家铸造厂便不断发行金币。金币铸造几乎贯穿于襄武大君安条克统治的始末。笔者推断,终襄武大君安条克的一生,都可能处在相当严重的统治危机之中。而所谓的统治危机,可能是指最终推翻“首乱者之嗣”的欧提德莫斯一世之乱。当代历史学家、考古学家霍尔特(F。 Holt)曾经指出,约公元前225年,阿伊卡姆遗址曾遭毁灭性入侵,城墙、民社、行宫遭到兵燹。霍尔特认为,此应与欧提德莫斯叛乱有关。似乎可以认为,迪奥多图斯二世首次发行金币可能是约公元前225年。该王可能在此时期去世,襄武大君安条克也于是年继位,成为了迪奥多图斯王朝的末代国君。从金币的发行可知,安条克王虽努力平息叛乱,但仍不敌欧提德莫斯之势,最终为后者所倾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快乐集邮网 ( 鲁ICP备09070177号-1 )快乐集邮实名会员群

GMT+8, 18-12-15 06:26 , Processed in 0.03301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9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